当前位置: 应店资讯 > 汽车> 「赌场里面都有哪些职位」60岁之前不识字,75岁之后成“高产作家”

「赌场里面都有哪些职位」60岁之前不识字,75岁之后成“高产作家”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5:21:14 人气:3427

 

「赌场里面都有哪些职位」60岁之前不识字,75岁之后成“高产作家”

赌场里面都有哪些职位,黑龙江出了个“传奇奶奶”

2月13日,央视10套《读书》节目播出了作家姜淑梅的访谈,巧的是,这一天也正好是姜淑梅的八十大寿。“绥化日报还为我举办了座谈会。这么多人给我祝寿,我哪能不高兴哩?”姜淑梅幸福的告诉本报记者,一口山东话特别地道。姜淑梅被称为“传奇奶奶”,这个当了大半辈子文盲的家庭主妇,60岁开始学认字,75岁出版处女作《乱时候,穷时候》,被央视、凤凰卫视等多家媒体广泛报道,先后加入了黑龙江省作协和全国作协,和很多有识之士一起去《一席》发表演讲。近日,本报记者采访了姜淑梅和她的女儿、作家艾苓。

2014年,姜淑梅第一次在央视《读书》节目亮相,当时77岁高龄的她是作家中的一位“新秀”,可面对镜头,老太太一点不怯场,一头银发更是雪白漂亮,慢条斯理的表达了她的“小目标”:以后要一年出一本书!下节目后,女儿艾苓哭笑不得的说:“娘你吹大发了,就是高产作家也不敢说自己一年出一本啊!”如今三年过去了,80岁的姜淑梅老人正在着手写作她的第五本书。本月再次做客央视,老太太平静的说:“上次来我说我要一年一本,我做到了。”

这不是姜淑梅第一次“口出狂言”。刚学认字那会,勉强能看点儿童故事书了,姜淑梅就告诉家人:“我想出本书。”这不是宋丹丹的经典台词吗?哥哥听了后哈哈大笑;儿子听了后点评:“娘你要是能出书,国家主席都得接见你!”“本来我就是随口一说,让他们这么一说我还来劲了,非得好好写!”结果艾苓把姜淑梅的作品贴到博客上不久,就引来了不少作家的围观,并推荐到了当年的《读库》。

在绥化学院当老师的艾苓,怎么也没想到她最出色的学生居然是自己的母亲。“60岁那年,我爸去世了,我娘整天沉浸在悲伤里,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,我就让她学认字。”姜淑梅渐渐走出了悲伤,也开始重新“规划人生”,她告诉女儿:“我想好了,准备蒸馒头卖!”艾苓说:“不行!你这么大年纪不能再干这种重活了,需要钱我们给你!”然后艾苓看见母亲眼神里的光暗淡下去了,低声说:“我明白了,我现在就是个坐吃等死的人了。”这当然也不是艾苓想看到的,为了让母亲打发时间,艾苓鼓励母亲重拾唱歌的爱好,学着弹电子琴,写回忆录。“结果一聊,我发现她要讲的故事非常有价值。比如说刚来东北那会,不是想来就来的,得有购票证才能买到火车票。我都是第一次听说。再比如到了东北住在大宿舍,出疹子,十几个孩子都死了,只活下来我哥。”于是艾苓变成了严师。“我对她说的最多的话是:娘,好好写。她经常喜欢把好几个故事放在一起,其实每个故事单拿出来都很精彩,我就让她返工单写;她总用一样的开头模式,我说换;她还爱剧透,我说娘你讲故事得藏着掖着,不能上来就说谜底。”在作家女儿的精心指点下,姜淑梅进步神速,艾苓也发现母亲的文章虽然有错字、有病句,却非常有天分。“我这学生既聪明又勤奋,这两点同时具备可不好碰。有的学生问我,是不是姜奶奶要是念过书会怎么样?我说她也许会成为第二个冰心、丁玲。因为她讲故事的欲望特别强烈。很小的时候听过的故事她现在还记得,甚至记得细节,这太神奇了。出第二本书的时候,是写一个村庄的历史,偶然聊起来,她告诉我‘你姥爷是家族长,整个屯子就三个’,我说娘你一定要把这个写出来。她问为什么?我说现在的人不知道旧社会村庄的管理结构是什么样的,你写了之后大家就明白了,是以家族的形式来体现村民自治的,有矛盾家族长来调解。”接到女儿布置的“作业”,老太太努力回忆了两天,还真想起来了。“她说小时候经常给我姥爷买烟,过年的时候一波一波的人都来给家族长叩头,姥爷就发香烟,那烟正面背面什么图案,她全记得,我姥娘抽的是卷烟,也是我娘从小摊买的,人家就把香烟夹到耳朵上,说我还是愿意抽老奶奶的卷烟,伸手就卷。因为来磕头的太多了,我姥娘、姥爷就不停的扶人家,说‘请起请起’,人家一走就喝水,嗓子都哑了。你看多生动啊,我就这么逼出个作家来了。”更让艾苓吃惊的是,这个学生很快就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”。“我娘刺激过我。有一次她问我,你的书加印过吗?我说这年头出书不花钱就不错了,还想加印?我娘不以为然:都说你写得好,那怎么会一本都没加印?结果没过多久,她的书就加印了。她表现得特别淡定,一种骨子里的自信。唉,她要不是我娘,不是我学生,我真是要嫉妒死她了!”在姜淑梅的书中,每个故事都没有评论,结局却总有点睛之笔让人心里一惊,从兄妹通婚到土匪抗日到伸手夺过弹皮救人的乡亲,一幅又一幅时代画卷在作者不动声色的描述中,闪耀着人性的光芒,从历史的尘埃中活了起来,姜淑梅也受到无数年轻人的追捧,很多80后、90后都称自己是“姜丝”,姜淑梅自己调侃说:“原来人家都喊我‘谁谁媳妇’和‘谁谁他娘’,连人名都用不上,现在却成了名人,真是熟了的辣椒,越老越红。”老人给记者随口念了几句山东小唱,即将收录在她的第五本书里:“我的娘想吃梨/没有街没有集/没有闲钱去买梨/我媳妇想吃梨/也有街也有集/也有钱去买梨/下着雨打着伞插着泥/买了几个雪白梨/挖了头打了皮/送到媳妇手心里。”

艾苓有篇散文叫《母亲的巨额财产》,讲的是自己初中毕业报考小中专落榜的事。当时艾苓很沮丧:小中专都没考上,更别提考大学了,继续念普通高中还有意义吗?没想到母亲却朗声大笑:“还不明白吗?这就是老天爷不想让你念中专,我闺女是念大学的料啊!”艾苓被乐观的母亲说得破涕为笑,三年后顺利考上了大学。“我娘50岁前生了好几年病,大夫都让准备后事了。结果母亲还是大笑,说我一定跟病魔斗争,等病好了我来看看这个医生。”如今姜淑梅不但身体硬朗,还总被称为“资深美女”。“总有人夸她太好看了。每次上电视,她都只搽一点粉,口红都不用:‘我的嘴唇自然红的’。”

艾苓更敬佩母亲的宽容。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,姜淑梅差点被婆婆逼得跳河。姜淑梅说:“那次在长沙录节目,说到想投河那段,我就哆嗦了,他们说我紧张了,我说不是。想起那事难受了,平常我不紧张。”可见这事对姜淑梅的伤害有多大,然而当婆婆年迈之后,她却义无反顾的把老人接到了东北。艾苓说:“我娘对自己遭过的罪,对我们一直守口如瓶。后来是一次半夜,我无意间听到我娘跟她的好友说悄悄话,这才知道,原来奶奶曾经对我娘那样,她对我再好都不是我奶奶了,她就是我的敌人!接下来几天我奶奶再跟我说话,我态度也不好,我娘就把我拉到一边,你这孩子怎么不对劲呢?我说我都知道了,她当年那么欺负你,你怎么还对她这么好呀!我娘问我奶奶对你好不好?我说非常好啊,她说那就是好奶奶,大人的事你不要参与,你对老人必须尊重,不然你就不是我姑娘了!我当时就发誓,长大后绝对不能像我娘这么窝囊!但是这种耳濡目染是无法改变的,40的时候,我发现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像的人还是我父母,虽然年轻时我那么拒绝成为她那样的人,可最终还是像了,并且我也没吃什么亏,反而得到很多,幸亏我成为了像他们那样的人。”

姜淑梅和老伴的故事,被她写在了第三本书《俺男人》里。两个人是包办婚姻,结婚登记当天才第一次见面。在央视做节目时,姜淑梅脱口而出:“现在多好呀,我要是生在这个时代,哪能跟他结婚呢?”听得主持人李潘一愣一愣的。虽然长相不中意,性格也不合,可是他们却磕磕绊绊过了42年,直到老伴遭遇车祸去世。“她那种无着无落的样子,我真感到她的天塌下来了。”艾苓说:“小时候家里总有客人来,哪怕在街上一唠口音对上了,我爸都能当老乡领回来,我娘就得给人家做饭。我爸大大咧咧,看人没我娘准。有时我娘劝他这个人不要交,这个人不要把钱借给他,但是家里还是我爸说了算,所以钱还是借出去了,也就扔出去了。所以虽然我爸能吃苦能挣钱,家里却一直拉着饥荒。我娘跟着他受了一辈子罪。我和我娘也算“闺蜜级”的母女,我曾问她为啥不离婚?她说你爸虽然脾气不好,但是从来没打骂过我,挣多少钱都交到我手里,那就行呗。后来爸爸去世,我去上坟,问我娘去不去?她说不去,只要不去我就还有念想,就感觉某一天他还会突然在街上出来喊我,可是我要是看到了坟,我这点念想都没有了。”艾苓评价说:“我一直怀疑他们有没有爱情,就像两棵树,非常偶然的种在一起了,过了42年,两棵树的根就扎到了一起,一棵树被连根拔起,另一棵树也会伤筋动骨的跟着疼。等我爸爸再次风化成土,我娘却再也找不到自己了。”

姜淑梅习惯早起,写作的黄金时间是在清晨,她的努力给年轻人做了表率。艾苓的儿子现在研究生在读,同时在北京的一家律师所实习。“有朋友就问我儿子,刚上大学那会你不还挂过科吗?后来怎么就进步那么大?一年时间过了司法考试,还考上了研究生?他说你们不知道,我早上一推开门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已经在沙发上开始写东西了,每天早上都如此,你就会感觉要是不拼一把真说不过去了。现在我发朋友圈他一般不怎么转发,但是和姥姥写书有关的消息他都会转发。”姜淑梅也影响了“老师”艾苓的创作。“我们写东西总有官腔、文艺腔、新闻腔,为什么我娘的东西有人看,因为她没有腔。辅导她的过程中我很受益,我也在切割我自己,为啥我的书不加印呢?因为不接地气。受过教育的人太关注自己的内心。等我娘刺激完我,我就也按照这个思路去创作,出了《咱们学生》这本书,《读库》九周年搞活动请了白岩松,白岩松就说:‘一年读下来,我印象最深的是绥化学院的老师写的学生故事。’很多学生毕业了还在联系,我会利用出差跟他们见面。下本书已经在出版沟通中,关于贫困生的调查。回头再看过去写的美文,感到严重不满足了。感觉太轻太薄了。”

今年过年,艾苓在微博上晒出老娘的新作:两只漂亮的大公鸡。艾苓说,母亲学画源于出第三本书的时候。“编辑说配上插图会很漂亮,我说我娘没画过画,但是年轻时剪纸剪的挺好。我让我娘试试,结果她练了两天就生自己气了,觉得画啥不像啥,说爱请谁画请谁画吧!结果第二天她又不服气了:我先画着,画不好大不了他们不用呗!”因为年龄超过了老年大学的入学标准,艾苓只能从图书馆给母亲借画册自学,几个月下来,老人越画越有兴趣。姜淑梅说:“小时候人家就都说我巧,学啥都快,学剪纸也是自己悟的。”艾苓介绍说:“她的第一本书出精装本了,里面加入了很多她的画作,版式编辑说太生动了,还是原生态的风格。她的第五本书是鲁西南的民谣,当地叫小唱,有很多民俗的东西,非常好,现代人不知道的是和它相关的生活场景,我娘也打算都画出来。”面对央视的镜头,姜淑梅信心满满的说了自己的下一个“小目标”:90岁时成为画家。这个耄耋之年的老太太,正朝着“琴棋书画样样精通”的才女路线全面进军,没人再说她吹牛了,艾苓说:“亲友们都服了,都以我娘为荣,我哥说其实出书、稿费都是次要的,你玩的这么高兴,是我们最希望看到的。”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,姜淑梅刚从小区活动室打牌回来,她说:“年轻时我总是忙没捞着玩,扑克麻将啥都不会,去年才补上,打得不好,我现在每天看一个多小时的电视,剩下的时间都是看书、写字、画画。”姜淑梅说她的养生秘诀很简单也不简单,有的人学不会。这秘诀就是:不生气。“遇事赶紧动脑子想开点,心里保持乐呵,现在生活这么好,吃什么都无所谓。”

这个畅销书作家坦白的告诉记者,她现在还是边搞创作边“扫盲”:“现在看书也很多不认识的字,有时看到书面语就看不懂了。”可是听完老人的经历后,你会明白,这个一天学校没进过的老人其实早就是一个文化人了,关于艺术、哲学的理解早已根植于她的内心,对她来说,“文盲”和“作家”的距离,只剩下识字这一步。

本报记者 王静

上一篇:特朗普滥用“232调查”对土耳其提高关税合法吗?
下一篇:为勤奋的摄影人—我们自己点赞